擁抱2020 !

再見,2019!您好,2020!

親愛的僑胞們、朋友們!

金豬辭歲,玉鼠迎春。 時光回眸,我們目光更加堅定!步履更加穩健!新時代航船行穩致遠! ​​​

2019世界的經濟都感覺到了「難」!但從經濟的走向看,2019年或許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千萬不要氣餒,因為經濟中的「危」往往就是「機」。危中有機。如果要「美」來形容2019年,那是一種披荊斬棘的美,奮發圖強的美,歷經滄桑的美,經歷過風吹雨打的美! ​ 擁抱2020!請相信,2020您會笑得很開心!

有時候,快跑者未必先達,力戰者未也必能勝。因為現實生活中,每個人的評分標準都會不同,也不會有拿滿分和拿第一的概念。因此,在收穫的同時,要能夠「收放自如」。要自信,但不必事事勝人。因為人總是會不斷收穫(或失去),會不斷擁有(或失落)。但只要步履不停,終有一天,您會與更好的自己相遇!

人生之難,難在放下。因此,學會了放下,人生就不難了。放下是一種頓悟,是一種智慧。請相信,把心放平,把心放正,2020年一切會一帆風順。因為,將該放下的東西放下了,就能夠騰出手來,抓住真正屬於自己的快樂和幸福。

相信2020華人華僑一定會大有作為。歷史上,我們每走前進一步,都很不容易。歷史也表明這樣的一個道理,那就是,越是偉大的夢想,越是需要付出更艱辛的努力。

邁入新的年代,我們己積蓄新的能量,我們堅信,夢想終將一步步實現。

閱讀率破萬

日月開新元,天地又一春。

閱讀率破萬

讓我們團結奮進,共創和諧,續寫華人社會新的輝煌。

祝朋友們新年愉快!祝願祖國人民和海外華夏兒女萬事如意、闔家幸福!

擁抱新時代,盯着奮鬥的目標向前沖!凝聚力量創新干,我們一定能收穫滿滿!

ACCT Media Group 澳中傳媒通訊社社長陳小平、總編輯唐學偉

姜欣:吐魯番,我心靈的故鄉 | 夜讀往事FM·我的故鄉

我又回到了吐魯番。

正是吐魯番最美好的秋季,楊樹、榆樹閃耀着紅色和金色的光芒,遠處雄渾的火焰山、眼前大片的葡萄園、老百姓家的土牆小院、院前靜靜流淌的坎兒井水,還有翩翩起舞的維吾爾族姑娘……一切都是那麼熟悉,那麼親切。

2013年8月至2017年1月,我作為湖南援疆指揮長、總領隊,在吐魯番工作了三年半的時間。時隔四年,2020年10月,我隨着湖南省政協主席李微微率領的省黨政代表團,又回到了魂牽夢繞的吐魯番。

吐魯番的朋友們事先知道了我要回家的消息,有很多親人希望相見。而我要見的第一個親人是努爾丁大叔。

今年71歲的維吾爾族農民努爾丁大叔,一生最大的愛好就是讀書和收集書籍。他用他畢生收集的四萬多冊圖書和大量珍貴的圖片資料在自家的農家小院創辦了「努爾丁書屋」,努爾丁本人也成為了民族團結的模範,參加了國慶70周年大閱兵,見到了習近平總書記。

我在吐魯番工作時,經常到努爾丁大叔家裏坐一坐,在他家喝茶聊天。2017年1月,我和我的援疆隊員結束任務返回湖南時,吐魯番的老百姓傾城相送,努爾丁大叔和所有老鄉一起,將饢、葡萄乾和各種乾果遞到我們手上。努爾丁大叔看到哭成淚人的我,眼裏也噙滿了淚水,他把維吾爾族的小花帽戴在我的頭上,把象徵着民族團結的石榴籽飾品戴在我的手上,他擁抱着我說:「孩子,別忘了常回家看看啊。」

這次聽說我回來,努爾丁大叔一家早早地等在院子外面,努爾丁大叔的老伴、兒子、孫子忙前忙後地張羅着用各種美食款待我,周圍鄰居也蜂擁而來,努爾丁大叔的院子裏、炕頭上洋溢着無比的歡樂和溫馨,所有的思念化作綿綿的回憶填滿了努爾丁大叔的小房子。臨別時,努爾丁大叔送給我一個無比珍貴的禮物:習近平總書記與努爾丁大叔握手的照片。雖然是一張翻拍的照片,我還是覺得這個禮物太貴重了。同行的本地幹部對我說,他們會為努爾丁大叔再翻拍一張同樣的照片,要我一定接受努爾丁大叔的心意。我知道,努爾丁大叔與我分享他視為至高無上的榮譽,是把我當成了最親的親人。

我要見的第二位親人是我的維吾爾族女兒麥迪娜。

我是在援疆的第二年認識麥迪娜的。麥迪娜家就住在著名的庫木塔格沙漠旁邊,她的父親沒有工作,母親腿有殘疾。我去她家時,麥迪娜只有八歲,第一次見到我,麥迪娜就撲到我懷裏叫我「姜媽媽」,母女的緣分就這樣開始了。那些年,我經常去看望這個維吾爾族的女兒,聽她讀課文,看她跳舞,帶她去吃麥當勞,幫她買書,買學習用品和漂亮的小裙子。別人看到她坐在我的腿上,纏住我的脖子,都說:「你的女兒好會撒嬌啊!」……那是一段幸福的歲月,我們母女的情分滋潤了我遠離家鄉時的寂寞的心。

這次我們母女相逢,麥迪娜已經15歲了,長得比我還高,她告訴我,她的成績不錯,是學校足球隊的女隊員,她所在的足球隊在中學生足球賽中得過第二名。記得當年我離開吐魯番時,麥迪娜給我寫了一封信:「姜媽媽,您可不可以不離開我?您可不可以陪我長大?」那時候麥迪娜還小,她不明白什麼叫做「援疆」,我也無法向她解釋我必須回湖南的道理。好在,我離開吐魯番的日子裏,當地的朋友們一直幫我關照着麥迪娜一家,麥迪娜的父親找到了工作,母親的裁縫店也擴大了規模。麥迪娜幸福地生活在愛的環境中。她已經不是那個用稚嫩的筆給我寫信,要求我陪她長大的孩子了,這次見面後,她給我發的微信里,很成熟地說:「姜媽媽,是您讓我感受到了真正的民族團結、相親相愛的真情。」

真好啊,我的維吾爾族女兒已經明白「民族團結」的道理了。如果說,民族團結是一顆種子,那它首先就要播撒到孩子們的心中。

李微微主席一行結束對吐魯番的考察,來到烏魯木齊,受到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領導的熱情接待。其中一位領導見到我時,竟然一眼認出了我,他握着我的手說:「吐魯番姑娘,你回來了……」

「吐魯番姑娘」是我援疆時,這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領導對我的稱呼。那時,我把一頭長髮盤了起來,在陽光燦爛的吐魯番穿着紅色的衣服和鮮艷的裙子,好多維吾爾族老鄉見到我都說:「你好像我們維吾爾姑娘啊!」稱我為「吐魯番姑娘」,是因為有一首新疆民歌就叫《吐魯番姑娘》,歌詞是:「吐魯番的姑娘喲,一朵玫瑰花……」這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領導,日理萬機,卻仍記得我這個當年的援疆幹部,體現了新疆人民對黨的援疆政策的感恩之情和社會主義大家庭的和諧美好。

仍記得我援疆的第一年元旦,吐魯番市委書記和市長帶着我到吐魯番唯一的哈薩克村通溝村去調研。午飯是在哈薩克老鄉家吃的,老鄉舉着滿滿一杯葡萄酒對我說:「這是一杯入伙酒,你喝下這杯酒,我們就是一夥的了。」我當即喝下,雖然不勝酒力,內心卻充滿歡喜。從此以後,我就是他們「一夥的」了,我是他們的人了。我結束援疆任務時,到我的幫扶點吐魯番鄯善縣的塞爾克甫村去與老鄉告別,老鄉們說:「今天,我們塞爾克甫村地震了,因為我們塞爾克甫的女兒要回去了。」……

那時候,所有的援疆隊員都叫我「姜媽媽」,那時候,我還有一個買買提弟弟和一個阿米娜妹妹。

我喜歡這樣的稱呼:吐魯番姑娘、塞爾克甫的女兒、姜媽媽……從那時起,人民和美就是我餘生最崇拜的兩座神祉。

我本是一個平凡的女人,因為援疆,我變得有來歷了。援疆的歲月里,我從千里之遙來到西北邊陲,經歷了永生難忘的故事,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真情付出的充實與幸福,那些來自遙遠他鄉的關愛與恩情,如今隔着光陰歲月,隔着千山萬水,仍然在我心靈的故鄉豐盈地掛在枝頭,散發着馥郁的芬芳,鼓勵着我,保持向前的姿態,做一個有光芒的人,不辜負走過的每一個腳步。

(來源:力量湖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