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篇:如何应对谈“疫”色变

北歐綠色郵報網主編 陳雪霏

昨天我去超市買東西,排隊交款時忍不住嗑簌一聲,只看到我前面的一個男子激靈一下向前挪動了兩個人的位置。我幾乎笑出聲來,但我還是忍住了,把嘴埋在大圍巾里,我並沒有向前挪動腳步,而是故意留了兩個人的空間在我們之間。

確實,冬季的感冒是不間斷的,我好了,他感染了,開始嗑簌,流鼻涕。然後,我覺得我自己也好象要嗑簌。嗓子里總是有點兒東西。我知道,這肯定是跟目前的「疫」情有關,所以,人們把普通感冒也如臨大敵。當然,即使平時,如果有人打噴嚏,我也會立即離遠點兒,因為我不想被傳染上。所以,對於這位仁兄的舉動,我是十二分理解。我也不怪他,保持距離就好。

但是,我為什麼會感冒呢?我想這是因為懶惰。今天早上,或者說這幾天早上連續稱體重都是73公斤,我和他說,是不是咱家的秤有問題了,我怎麼能長了10斤呢?他說,不奇怪啊,那天你排隊的時候,我就覺得你看上去圓了。我心想我看你天天都象個球呢!話到嘴邊沒說出來,留點兒分寸才有范兒。

燒了杯大蒜和姜的開水,望着窗外的陰風雪雨,我心裏再一次掀起了漣漪。本來按理說這個日子是應該打太極鍛煉的,或者去游泳。但是,一想到游泳,又覺得人多,也有點兒冷。最好還是在家裡鍛煉。

於是,我把電腦音樂打開,開始練習我學過的所有類型的體操。可是,練習的過程中,才發現地上有很多灰塵。難道感冒病毒不是通過這些灰塵傳播的嗎?是的,每一次感冒都發現家裡格外的臟,往往到處都是灰塵,都是毛茸茸的東西,據說,就是這東西容易傳播病毒。

於是,我開始大掃除。說起大掃除,我也覺得無比慚愧。每天一起來就坐在電腦前,眼睛還沒睜開,就開始敲字,或者瞪眼看各種新聞。看完,不是心情不好,就是鬥志昂揚,激憤滿腔,七個不平,八個不憤,還要跟他爭執一番。人家也是沾到電腦上,但是,人家是在備課,有學生,人家是製藥廠的技術工人的老師,儘管這些人都是最低層的工人,但人家的工廠名氣大呀,什麼阿斯利康,什麼輝瑞製藥,因此,能教好這些學生,都能找到工作,在我眼裡,那也是不簡單了。尤其是看到他夜以繼日地忙碌,為每個學生量身定做複習材料,認真準備70道題,我說,你考的太難了,他說,他們必須得多學一點兒。我心想,這和我碩士的老師要求就是不一樣,不愧是博士博導。

人家是工作生活兩不誤。一邊要準備教學材料,一邊是洗碗,洗衣服,都不耽誤。而我呢,除了做飯,有時候只做我自己的飯,因為孩子已經開始自己做飯了。他說他要減肥,就買現成的菜粥,所以其實我就給自己做飯。或許因此而越漲越肥。

但是,我想主要原因還是我們鍛煉太少了,大腦和眼睛都非常專註地在電腦或手機上,渾身其他部件都是在靜止狀態。這樣時間長了,就會亞健康。因此,我必須鍛煉。

有一次,有一個朋友尖銳地指出,你其實就是在找各種借口不減肥,如果你真下決心減,你肯定能減的。看着她那紅光滿面的樣子,我內心十分慚愧。再想想舞蹈老師陳芃芃的話,要想減肥,就得對自己狠點兒,然後,她那「狠獃獃」的樣子就浮現在我的眼前,說實話,我是一方面佩服她的兢兢業業,另一方面又很叛逆不想那麼「狠」的對待自己。比如說,就很難管住自己的嘴,也管不住腿。結果就是長胖10斤。

圖為鄧紅老師為我們彈完一曲之後的鏡頭

慘痛的教訓讓我不得不狠狠地練習了兩個小時,然後,好好地把房間打掃一遍。所有的地板都擦一遍,把該扔的東西都扔掉。讓房間里有一點兒空間,讓房間里的空氣新鮮。忙碌的同時,我的大腦中又回想起古琴老師鄧紅的《渭城朝雨邑清晨》的旋律,突然感覺她不但是琴彈的好,其實,她唱得也非常好。

我想能有這樣清晰的思想和新鮮的空氣,才能保持優美的身材和清醒的大腦。因為沒有垃圾,才能有一個乾淨的世界,有一個乾淨的世界,才能保證健康不生病。保持乾淨,積極鍛煉才是抗「疫」的根本。網上不是有句很火的話嗎,當我們做不了什麼的時候,就好好地做好自己。圖文 陳雪霏

(來源:北歐綠色郵報網)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