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人口最少的縣用「美學」發展經濟,縣委書記是70後留美博士

如果沒有蘇軾,可能西湖早已淤塞,甚至消失在歷史長河中。如果沒有西湖,杭州必定減色很多。有了蘇軾,才有了西湖,才有了杭州千年的繁華。

1086年,蘇軾知杭州,決定對瀕臨湮廢的西湖進行大規模疏浚。蘇軾命人用挖出來的大量淤泥,在湖中修築了一條溝通西湖南北岸的長堤,堤上修建六座石橋。長堤上,遍植芙蓉、楊柳和各種花草。從此,西湖成了杭州最大的一張名片。

「西湖十景」中,蘇堤春曉為十景之首,而造景者即為蘇軾。

中國古代大部分文官,雖不能和超凡入聖的蘇東坡相比,但是他們也擅長詩詞歌賦書法繪畫。當他們可以主導一座城市的建設時,無論是一座樓,還是一條河,都會從美學方面考量。所以,中國古代城建,一個城有一個城的美好,斷不會如今天千城一面般的枯燥乏味。

有文化懂審美的官員,可以讓一個城市變得更美。

上世紀二十年代,陳炯明治粵期間,廣州成立了「建築審美會」,由市長擔任會長,會員由市長聘請建築、美術專家擔任。廣州規定,市政廳所屬各局之建築規劃,如公園、橋樑、校舍及其各種公共建築物在動工興建之前,都要將建築規劃圖案送交該會審定。當時的廣州博得了「模範市政之譽,見稱於國內外」的美名。

之後由於戰爭動亂以及各種運動,中國的美學教育一度缺席,包括我們今天看到的千城一面,都是這種缺席造成的後果。

令人欣慰的是,近年來,一些城市的主政者已經注意到審美短缺會嚴重影響城市發展,於是在城市建設等方面適時地進行了調整。但他們多是默默地做,還沒上升到理論高度。但是一個河南小縣,卻響亮提出用美學經濟引領縣域經濟走上高質量發展路徑,用美學來復興鄉村。

這個縣,名為修武,人口不過27萬,是河南人口最少的縣,地處太行山南麓,此前以雲台山聞名。這裏也是魏晉竹林七賢的隱居地,而魏晉美學是中國歷史上美學的兩大高峰之一。

一切是從「黨建美學」開始的。

以前修武縣的一些村級黨組織活動場所,常常大門緊閉,少有人去,有的甚至已經長期廢棄。修武縣決定撥,要求「去衙門化、去官僚化、去刻板化」。

更新過程中,縣委書記郭鵬發現,年輕人對黨建活動缺乏興趣,如果隊部建得好看一點,會不會能吸引年輕人?

2018年,郇封鎮的大位村隊部成了修武「黨建美學」的試點。設計方案出來後,修武縣專門召開了一次評審會,幾乎所有縣領導和多個縣直單位「一把手」都參與評審。會上,不少幹部都認為這個方案不行,認為不正統。

設計師哪見過這種場面,都快哭了。但最後還是達成一致,就用這個方案。

郇封鎮的大位村隊部落成後,圍牆拆了,會議室也變成了開放式的階梯,裏面還有兒童滑梯。花錢稍微多了一點,總費用八十多萬,比預計的多花了20萬,但配套設計的門面房每年預計能收租15萬。

當地人哪裏見過這麼漂亮的房子。以前村裏的孩子放學後經常跟着父母去參加宗教活動,現在都到隊部寫作業玩滑梯。

試點一炮而紅,其他村也有樣學樣。網紅隊部,在修武境內如火燎原般出現。

從2018年8月提出用美學經濟全面引領轉型發展至今,兩年多時間,修武已經大變樣。

縣裏一些農村道路,不再是普通的黑色瀝青路,而是加上了染料,鋪成了「莫蘭迪色系」中的墨綠色。

地處風景區的雲台山鎮,投入四百多萬元,把道路沿途的配電箱塗上彩繪,還在路中的單黃線兩邊塗上了彩色的油漆線。

雲台山鎮政府還花了兩百多萬元聘請團隊對風景區裏的岸上村進行了統一設計,將設計圖紙發給村民,鼓勵村民自發出錢裝修改造農家賓館。

修武縣委書記郭鵬透露,此前,雲台山風景區大約有12000個農家賓館床位,以往平均100元/晚,自從見到「美學經濟」確實能帶來好處,每家每戶都願意請設計師將自家農家賓館提升改造為民宿,目前景區民宿床位平均價位為300-600元/晚。

修武民宿的代表「雲上院子」,現在逢節假日入住率達100%,最高達創下2600元/晚的單價。

修武「美容」,花了多少錢?郭鵬在回答南方周末提問時,回答了這一問題。

郭鵬說:「這裏面有個誤區,其實我們財政的錢沒有投多少在美學上,我們只是前期在引導上、在請頂尖團隊設計上花了非常少的錢,目的就是要發揮財政資金的槓桿撬動作用。現在美學項目的主體是企業。」

南方周末問,修武提出用美學替代大拆大建,但是修武也提出用美學來補齊城建的短板,實現城區面貌「一年大突破,兩年大提升,三年大變樣」,這和大拆大建有什麼區別?

郭鵬對此的回答是,「大拆大建是對現有建築全部拆掉,實際上很多建築只需要通過美學改造,就可以發揮它更大的價值。比如大南坡村,在廢棄的隊部、廢棄的學校上稍加改建,就能煥發出它的美學價值,省了一大筆錢。在城市裏的話,過去如果要老城改造,就是把它夷為平地,從零開始,這樣拆遷費和建設費都特別高。現在我們的老城改造,要在保持原有房屋的前提下,進行美學設計,這樣能省很多錢,而且一樣能帶動經濟效益。這是大拆大建跟美學路徑的根本區別。」

順便說一句,修武的縣領導目前還住在1972年修的老房子裏。有一次,下雨天,郭鵬的辦公室的房頂受潮,坯直往下掉。而修武一中和修武縣醫院,都是河南最好的縣級中學和醫院。

現在,修武全縣的幹部都要接受「美學教育」,每個季度都會安排一次美學講座。去年,修武還邀請了「色彩大師」於西蔓為全縣幹部做了色彩輔導。

修武的美學經濟項目中,數量最多的是鄉村美學。

方所書店,是中國書店裏的一個知名品牌,2011年始創於廣州,成都、重慶、青島等大城市都有分店。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方所竟然在修武的一個普通鄉村也有分店。

方所第一家鄉村書店,位於修武縣的大南坡村。

這裏以前是煤礦村,又黑又髒又窮,但是這裏現在是修武的鄉村美學示範村。這個村莊沒有大拆大建,只是改造了原先廢棄的公共建築,引進了一些售賣高附加值手工藝品和原創文創產品的「碧山工銷社」和全國第一家線下「五條人士多店」,以及方所書店。同時,鼓勵村民們將自己的老房改造成民宿。

「五條人士多店」,就是在「樂隊的夏天」上火起來的那個樂隊。他們為什麼會在修武設立線下店呢?原來五條人樂隊早就應邀來修武開音樂會,但參加完「樂隊的夏天」後,「五條人」爆火,來修武的時間和巡演的時間有衝突,一時來不了。為了補償,「五條人」就在碧山工銷社裏設立了唯一的官方線下店鋪。

在方所書店,有修武第一家咖啡店,還有專門為兒童而設的繪本區。本地村民,尤其是村內完全小學的師生,可以從書店借書和音像作品,讓農村孩子也有機會接觸到美學教育。

據方所創始人毛繼鴻介紹,他在五年前就被一些鄉建項目而感染,加上修武在美學領域的大力投入,讓他十分看好鄉村在未來的發展潛力。方所的大南坡項目,從醞釀到實施,只花了三個月時間。

修武還在制度上保障美學經濟的真正實施。

修武每個鄉鎮和縣直單位都設了美學專員,要求他們有一定的美學素養,基本上都是各單位的副書記擔任。

修武縣委縣政府成立了美學經濟領導小組,全縣所有建築的新建或翻修方案,都需要得到這個小組的審批,以保證美學元素的注入。

縣委辦還成立了「美學辦」,縣政府又設置了正科級事業單位——美學經濟服務中心,負責對所有美學經濟項目謀劃、督導、招商,同時對設計進行把關。

這和一百年前的廣州,何其相像。

如果換個不同的縣委書記,肯定不會如此大力度推動修武向美學經濟轉型。很多地方的官員,連什麼是美,都不太清楚。否則,就不會出現花上億元造關公像,不會出現花兩億造水司樓。

郭鵬,1976年出生,本科畢業於外交學院,後獲得美國波士頓大學政治科學系比較政治經濟學博士學位。

這位學貫中西的學者型官員已經當了6年修武縣委書記,這在國內是不太多見的。他告訴南方周末,自己希望在縣域美學上扎紮實實做出一些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來。如果時間太短,的確是淺嘗輒止。如果能為全國兩千九百多個縣域高質量發展提供一條科技創新之外的美學設計路徑,這比榮譽和光環都重要。

他用特別詩意的語言來描述美育對人們的幫助——實現內心的豐盈,眼中的澄澈,前途的光明。

修武對美學的探索,確實讓人看到了中國的另一種希望。

(主要參考資料:南方周末《一個人口小縣的「美學」計劃》、中國環境報《 「美學經濟」將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

【作者簡介】邊城,「碼頭青年」主編,新聞從業十餘年,堅持用新聞視角觀察和思考世界。

(來源:有好報)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