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奧:對澳需要聽其言,更要觀其行

剛剛過去的2020年,中澳關係遭遇嚴重困難。澳大利亞在對華關係上不負責任的言行年年都有,但2020年特別多,澳對華政策正在歧途上越走越遠。
前段時間,澳方的畫風似乎有點改變。澳總理和政府高層多次隔空喊話,對中國發展成就表示讚賞,表示澳從未加入「遏華經濟同盟」,願同中方開展對話、「愉快共存」。這些話聽上去很漂亮,但與之相矛盾的是,澳方又以實際行動釋放出完全不同的信號。

澳大利亞外長1月6日就香港警方拘捕50多名反中亂港分子發表「聲明」,10日又同美、加、英發表「共同聲明」,對香港實施國安法表示所謂嚴重關切。澳媒12日爆出澳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中建集團收購Probuild。另據報道,澳聯邦政府正在醞釀撕毀維多利亞州同中國江蘇省簽署的科研合作協議。少數議員試圖繼續對華抹黑污衊,給中澳關係製造緊張氣氛。澳方言行再次說明,他們並沒有進行認真反思,更談不上改弦更張。澳大利亞原本是對華合作的受益者、引領者,為什麼如今卻執意把中澳關係推向螺旋式下滑的困局?原因大致有三點:

一是「中國觀」出現了偏差。其實這是不少西方國家的通病,但在澳大利亞身上體現得尤為明顯。對於只有120年建國史、2500萬人口、基本未遭受過外敵入侵的澳大利亞而言,也許一些人確實無法參透有着5000年文明史的中國在世界舞台上應當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難以理解歷經100多年屈辱磨難之後中國人民對民族復興的迫切期待。曾經在發展對華關係上走在西方國家前列的澳大利亞,現在亟須審時度勢,樹立正確的「中國觀」,否則只會發現自己越來越落後於時代,與潮流和機遇漸行漸遠。

二是意識形態偏見作祟。澳方一些人動輒用有色眼鏡、甚至是「墨鏡」看中國,看不到中國社會的巨大進步,肆意鼓譟「中國威脅論」,挑動分歧和對立,濫用「雙重標準」。他們拒絕承認中國秉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取得巨大抗疫成就是真正保障人權,拒絕承認中國新疆已連續4年未發生一起暴恐案件、保持經濟增長和社會穩定的事實,拒絕承認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社會發生由亂到治的變化。如果澳方喪失了對事情是非曲直的基本判斷,被政治和意識形態偏見蒙蔽雙眼,澳大利亞還會繼續透支自己在中國人民心中的形象。

三是錯打「政經分離」如意算盤。澳大利亞一些人認定美國是朋友、中國是客戶。他們對於起碼的相互尊重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棄之不顧,變本加厲損害對華關係以討好美國。澳方理應明白,良好互信才能孕育良性合作。政治關係陷入冰點,經貿合作必將遭遇寒流。2020年1至11月,中澳貿易額、澳對華出口額雙雙下降,2019年中國對澳投資較2016年下降85%,這一趨勢可能還將持續相當長時間。去年底中歐投資協定談判順利完成,為世界經濟復甦注入強勁動力。去年11月,第三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吸引150多家澳企來華參展。反觀澳出於政治目的,處處對中國企業和投資設限顯得多麼不合時宜。

新年伊始我們也看到一些亮光。不久前,在南極執行任務的中國第37次南極考察隊本着人道主義精神,協助緊急撤離一名在南極突發疾病的澳方科考隊員。近日,澳新南威爾斯州一位女警官為營救落水的中國公民而不幸犧牲。在中澳關係的寒冬中,這些閃耀着人性光輝的故事帶來一絲溫暖,體現了兩國人民間的友好情誼。

前不久,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在同美國智庫進行交流時,提出希望澳大利亞可以認真思考,中國到底是澳方的威脅還是夥伴?如果澳方把中國視為威脅,中澳關係如何得以改善?如果澳方把中國作為夥伴,我們就有對話合作的基本前提。這不啻是對澳方發出的靈魂拷問。中澳關係能否在2021年撥雲見日,最終取決於澳方能否走出冷戰思維的陰影、摘下意識形態的眼鏡、作出獨立的理性選擇。對此,我們還要聽其言、觀其行。(作者是國際問題觀察員)

(來源: 中國駐墨爾本總領事館)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