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記

辛丑春,客結伴七八好友,訪新寧舜皇山,從湘桂古道入,沿溪行,山石錯列,野徑幽曲,水聲訇然,白浪迭起,竟忘路之遠近,忽逢野茶林,新芽點點,春色濃濃,古道曲曲,山霧飄飄,又有新筍出土,列陣迎客。客中有號譚談者,年近八旬,見筍起意,竟撒歡野茶林,如少年處子,手扳腳蹬,新筍立斃,那眮體如脂如凝,鮮嫩無比,客中一片驚呼讚嘆,更有好事者新文,頃刻成像,發入友圈,名之為「筍友」,一時點讚無數。譚君自翊,老夫聊發少年狂。

即時,山巒疊翠,雲去霧散,眾立於嘉木旁,擷茵咀嚼,初滯澀,後覺清新,有山間泥土芬芳。野茶本色,吸天地之靈氣,甘辛苦澀混雜。愚以為,此為自然萬物自衛也,若無苦味,必遭侵蝕。

客中有唐君愛民,幼於舜皇山中長成,苦樂年華,悲歡記憶,山中磨礪,幾成人生財富,後負笈西洋,拼搏美之三藩市,於華人中聲名曰隆,遂推為商會會長。商海搏擊,愈思親戀祖,愛國懷鄉。經年,歸鄉,聞舜皇山中野茶遍壑,卻終老於深山老林,念及鄉親們守貧無奈,便心頭一熱,決計開發舜皇野茶。

舜皇山,新寧縣,東安縣各半。舊時只知舜皇山位於東安,殊不知新寧有半壁江山。新寧有崀山聞名遐邇,竟將舜皇名聲遮閉。史載,舜帝南巡,幸五雲山,喜山川麗景,遂駐蹕此山,初遇崀山,便言:山之良也。可見崀山也為舜帝賜名。舜帝崩於蒼梧之後,五雲山遂改為舜皇山。

新寧舜皇山,有十八山溪,山泉奔跑,溝壑縱深,沿溪數十百里,嘉木蔚然,野茶成林,達近15000畝。有茶專家數人,實地勘驗,禁不住斷然,這是國內野生茶最大群落。其實,守着金碗銀碗,卻去討飯要米者,不為個例。舜皇山之野茶,千年酣睡,無人喚醒,初醒的山林,最重要的不是大水漫灌,而是精準點滴,把最好的品質呈現給世人。不禁想起一則趣聞。當年,偉人毛澤東,送尼克遜大紅袍茶200克,老尼始嫌少矣。周公恩來聞之笑曰,大紅袍每年產量不足一斤,主席可是送了你半壁江山。

余以為,不爭舜皇野茶為第一,只爭此茶獨門器。後聞,五年研磨,舜帝野茶以蘭香獨樹一幟。余於舜帝茶莊淺啜慢飲之時,便覺野茶蘭香陣陣襲來,雅意綿綿,幽蘭入心。便想起《愛蓮說》,能千年傳誦,全在周公敦頤一個偉大發現。菊,牡丹,這些花之貴者,王者,周敦頤並不入法眼,而是獨愛蓮之出污泥而不染。由此想,文如此,首創是何等重要?世間萬業又何尚不是如此?世間多同質,獨創何其難?

余立於古道旁,凝視中遐想萬端,便胡謅一聯贈唐君:古道溪澗多嘉木,舜帝野茶獨蘭香。茶品質需獨創也,人無我有,另闢蹊徑。然事業則需惠及眾也。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於古道的行進中,余感奮而讚嘆,振興鄉村,鞏固脫貧,是多麼需要有更多有識之士,投身其間。產業的振興,方可舞動龍頭,帶動龍身,持續發力,恆業久固。欣聞,舜皇山里人,在舜帝茶業的帶動下,不僅帶動了穩固的採茶收入,而且民宿,旅遊業的漸起,也給振興鄉村,鞏固脫貧成果帶來新的期望。余讚賞唐君的古道熱腸,凡事預則立,茶業初創之時,既憂其民,這是何等情懷?

余於古道,思緒萬千,余對資本,心存警惕。餘思忖,但凡我們於資本追逐利潤最大化時,還保留那一份古道熱腸,就會給情懷讓出一條道路。你所創造的利潤有溫度,有大愛。這條古道,就會變得越來越寬廣。

梁瑞郴辛丑年三月三日

作者系著名作家、湖南省散文學會會長、湖南省作協名譽主席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