漵浦:屈原的詩和遠方

溆浦:屈原的诗和远方
(作者舒新宇在大會上演講)

年年端午,歲歲龍舟,屈原殉難之日,神州大地,普天同祭,追念這顆不朽的詩魂。

因一個人之死而誕生一個全國性的民族佳節,歷千年而不衰,並且超越國界,環顧世界,唯有屈原。這位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的屈原,如同曹雪芹和莎士比亞,留下了傳世千古的煌煌巨著,也留下了眾多千古之謎。千百年來,專家學者不懈探索,研究著作汗牛充棟,千古之謎依然仿如高懸的日月,看得見她的存在,卻難以揭開其神秘的面紗。

在這眾多的迷團之中,尤以「漵浦之謎」最為關鍵。屈原為什麼要選擇漵浦作為他流放的棲息之地?屈原在漵浦生活了多長時間?屈原在漵浦創作了哪些作品?《漁父》、《遠遊》、《卜居》是不是屈原的作品?屈原為什麼要在五月初五這個凶日投江?漵浦為什麼只過大端午?遺憾的是,如此舉足輕重的漵浦,從古至今,很少有學者將關注的目光投向漵浦。
漵浦啊!你註定要與屈原結下不解之緣!

溆浦:屈原的诗和远方
(獨領風騷的漵浦龍舟)

詩人生於秭歸,流放漵浦,終於汩羅。屈原之所以偉大,就是他那26首不朽的詩篇。而這26首詩作,全部寫於流放之中。沒有流放就不會產生這些流傳千古、催人淚下、激人奮進的光輝詩篇,沒有這些千古詩篇就不會有偉大的屈原。學界認定,沒有流放就沒有楚辭,可以說,是流放成就了屈原!是流放造就了成為偉大愛國主義詩人的屈原,所以毛澤東說過:「屈原如果繼續做官,他的文章就沒有了,正因為丟了官,『下放勞動』,才有可能產生像《離騷》這樣好的作品。」

假如屈原在長達17年的流放中,沒有寫出千古傳頌的浪漫詩篇,屈原也不過是歷代千百個普通的忠臣而已,誰還會記得他?!可想而知,漵浦在屈原的一生中,佔據的地位何等重要。然而,漵浦人歷來象縣誌上說的那樣,與世無爭,不喜張揚,默默承受着被人忽視和冷落的孤獨,打發了兩千多年漫長的寂寞。

如今我們再也不能沉默了!我們懇切地呼籲,一切有志於屈原研究的人們,請你們將探索的目光移向漵浦,多多關注這方神奇的熱土。

其實,只要到漵浦做一番深入的考察,就能獲得一把打開「漵浦之謎」的金鑰匙,那麼,屈原留下的所有千古之謎便會迎刃而解,大白天下,三閭大夫當會含笑九泉。

古之謎便會迎刃而解,大白天下,三閭大夫當會含笑九泉。

溆浦:屈原的诗和远方
(獨領風騷的漵浦龍舟)

一、屈原為什麼要選擇漵浦作為他流放的棲息之地?

公元前296年,44歲的屈原被頃襄王驅逐京城,放逐江南,沒有指定具體的放逐之地,他完全可以自由選擇江南的名山大川和風光名勝作為自已的流放之地,但屈原偏偏捨近求遠,毅然選擇了千里之外的湘西漵浦作為自己流放的棲身之地,在漵浦一住就是十幾年,直到京城郢都被秦軍圍困,一腔悲憤的屈原,才離漵北上,到達汨羅後,京城郢都被秦軍攻破,楚之先祖被掘墳鞭屍,頃襄王逃往河南陳城,62歲的屈原絕望之極,投江自沉,以身殉國。在遭受人生重大打擊的屈原心目中,遙遠的漵浦就是他的詩和遠方。

漵浦,得天獨厚,綽約多姿,物華天寶,鍾靈毓秀,自古號稱魚米之鄉、水果之鄉。早在四千多年前的堯舜時期,漵浦即成為天下高士隱居逍遙之地。舜帝儘管自己有九個兒子,但他也效法堯帝,沒有把王位傳給兒子,他看中了一位名叫善卷的天下高士。要把天下讓給善卷,善卷卻推辭不受,認為自已有衣有食,日子過得很舒坦,哪裏需要勞心煩神去治理天下呢?善卷捨近求遠,居然來到了千里之外的湘西漵浦,在縣城西北的盧峰山頂隱居下來,過上了逍遙於天地之間的隱士生活。

縱觀屈原的26首詩作,貫穿始終的人物只有四個,除了作者本人外,就是堯、舜、禹。《離騷》裏12次寫到堯舜禹,《天問》裏更是用25行詩句寫到大禹。

屈原在他全部作品中透露出的一個主要思想是什麼呢?就是渴望君王都能像堯舜禹那樣禮賢下士,不戀王位,禪讓天下,從而出現人人平等、和諧相處的太平盛世。

在屈原看來,堯舜禹不把王位傳給兒子,而是禪讓給天下賢德之士,三位先帝是何等偉大啊!屈原在詩中寫道:
堯舜的行為多麼高尚啊,遠遠超出世俗直薄雲宵。
那些讒人們對他們嫉妒,還說堯舜行為不慈不孝。
屈原至死都在為堯舜禪讓的美德而辯護。當他決心以死明志時,在《懷沙》這首絕命辭中,依然念念不忘,訴說自已沒能見到舜帝的遺憾:
舜帝已經不能再遇到了,誰又理解我的一舉一動?
自古以來聖賢生不同時,哪裏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商湯夏禹離我們太遠了,遠得使我們沒法瞻仰。
屈原就是想看看,吸引天下高士善卷寧肯捨棄王位、放棄天下,也要隱居的漵浦到底是怎樣一個迷人之地!

溆浦:屈原的诗和远方
(舒新宇拙作《破解屈原漵浦之謎》精裝本)

二、漵浦之行彷如快意的旅行。

現在我們再回過頭來看屈原的漵浦之行,一切就明白了。
從《涉江》一詩里我們可以看出,屈原急急地從「鄂渚」(漢口)出發,車船相間,「朝發枉陼兮,夕宿辰陽」,早晨從常德出發,晚上到達辰陽(沅陵)。常德到辰陽水路有好幾百里,又是逆水行舟,即使現代輪船也是一天到不了的,屈原之所以這樣寫,猶如李白的那句名詩:「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是為了表達詩人那種欣喜和迫切的心情。屈原當時的心情就是同李白一樣,既是路過黔中郡的郡治之地沅陵,也沒有停留,一門心思,直奔漵浦。
全詩中處處洋溢着這種欣喜之情,詩一開頭就說:
我從小就愛好奇麗的服飾啊,
到了晚年這習慣依然沒有變。
腰間掛着長長的寶劍啊,
頭上戴着巍峨的通天冠。
一幅洋洋得意之情。
一進入漵浦境內,屈原乘坐的船到達江口犁頭嘴,從沅江拐進漵水,江面驟然變得極其狹窄,進入思蒙峽谷,眼前的景象使屈原驚呆了:深邃的峽谷,蜿蜒曲折,險峻幽絕,兩岸山深林密,猿狖出沒,雲裹霧鎖,真不知漵浦該往哪裏走?
入漵浦余儃徊兮,
迷不知吾所如。
深林杳以冥冥兮,
乃猿狖之所居。
山峻高以蔽日兮,
下幽晦以多雨。
霰雪紛其無垠兮,
雲霏霏而承宇。
迷茫之際,屈原稍作遲疑,還是毅然前行。

穿過思蒙十里峽谷,眼前豁然開朗,廣闊的盆地,煙樹人家,一片富庶景象。沿江兩岸更是望不到頭的桔林,如綠雲鋪地,掛滿枝頭的累累桔果,被嚴霜侵染,丹朱明黃,耀人眼目,遠望但見一片光明。

屈原不禁為自已的選擇而欣喜不已。

屈原之所以把漵浦作為他流放的首選之地,根本的還是要實現個人的宏願。屈原在《涉江》裏明白地表露了自已的心情:他來到漵浦,是得到了舜帝的許可,而前來向舜帝陳詞他的理想和追求,訴說自己的愁苦,請示今後的行止,然後與舜帝一同暢遊崑崙之顛,同游天帝的花園,暢飲美玉的精英。他在詩中堅信自已己得舜帝之正氣,秉天地之內美,是精神上的日月之子,可以同賢明的舜帝一樣與天地兮同壽,與日月兮齊光。

屈原在《離騷》中濃墨重彩描繪了自已三次西天巡遊,拜見堯舜禹三位賢君明帝的壯麗情形,創造了一個幻美浪漫的奇異世界。

一曲《涉江》,唱徹天地,迴蕩今古,成為激盪心靈的千古絕唱。

溆浦:屈原的诗和远方
(舒新宇拙作《破解屈原漵浦之謎》平裝本)

三、明月洞:屈原詩意的棲息之地

明月洞地處古木參天的鄜梁山下,是漵水河與宣揚江交匯之處。清代《漵浦縣誌》對鄜梁山有一段贊語,茲錄如下:
「有若形象家所謂:文筆插天,江水往復繚曲,宛似太極,一圖天機,暢塵慮消。山水之勝,大氣磅礴,郁久必發。」

屈原看中的就是鄜梁山「文筆插天」、「一圖天機」的神靈之氣。屈原真是眼光不凡。
顏翔林先生指出,「屈原生性愛美,一是注重衣飾打扮,追求浪漫瀟灑的風度韻致,『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二是有潔癖,講究環境的清雅幽美。山水樹木,飛禽走獸,都必須適合他的審美趣味。」

而鄜梁山、明月洞正好適合屈原的潔僻愛好和審美情趣。

明月洞實為長不過里許的峽谷山窩,下開上闔,仰視天光,仿如一彎明月,故稱明月洞。峽谷盡頭,有一小溪自石壁中流下,形成三級瀑布,連疊三池,幽深難測,人稱仙池。兩邊崖壁上長滿了蘭花,芷草、菊花,小溪從一大片盛開的木芙蓉花下淺淺流出,步步是景,令人目不暇接。洞盡頭左側更有寬達十幾米的水簾瀑布從突出的崖頂上落下,隨風左右搖擺,水簾裏面斜凹進去有七八米深,火神廟就在水簾裏面的凹陷處,廟裏供奉着火神祝融的神像。
《漵浦縣誌》記載,古時的明月洞「池水溢而為溪,溪之兩岸怪石橫豎,如人如獸,形狀不可名記。石壁極高處有石橋相通,經千百年如新造然。橋下有古樹,大數十圍,枝幹扶疏,蘭生其上,隨風披拂,……池之幽邃,蕉之青翠,橋與蘭之險峻而繽紛,皆非人世所恆見者。」

夏日的明月洞更是別有洞天,一到洞門口,只覺陰涼水汽迎面撲來,暑氣頓消。清末民初,洞裏有廂房數間,成為縣城達官貴人的避暑佳地。
走出明月洞口,便是漵水河和宣揚江、溪口江交匯的廣闊田野,桔樹人家,漵城則遙遙相望。而山坡上,溪水邊,蘭花芷草、芙蓉菖蒲、香蒿艾葉、芳草嘉木,隨處可見。
屈原在《涉江》中寫道:
我孤獨地住在這深山中,
我不能改變心態去隨波逐流啊,
當然就要窮愁潦倒而終生。
屈原在詩中清楚地表明了自已想在這裏終其一生的決心。
屈原在明月洞住下後,在瀑布落下的水潭前的一塊巨石上寫上三個大字:「洗心池」。每天早上就在這裏灌纓洗心,時時省悟自己。
屈原在《離騷》裏有一段現實的描寫,生動地記錄了自己在明月洞的日常生活,細膩而又親切,逼真而又生動:
用江離和芷草披在肩上啊,
把秋蘭結成素佩掛在身旁。
光陰似箭我好像跟不上啊,
擔心歲月不肯饒人。
清晨攀折小山上的木蘭啊,
採摘水邊的香草是在黃昏。
日月不停地運轉啊,
春天去了緊跟着秋天來臨。
草木經秋便要凋零啊,
我為自已逐漸衰老而擔心。
你看他的生活多麼富有詩情畫意!詩人每天採摘香草佩帶在身,前去參加村子裏的祭祀和娛樂活動,玩得十分開心。詩中描寫的環境,有小山,有溪水,山上有木蘭,水邊有香草,正如《漵浦縣誌》上所說「山有幽蘭秀,溪多杜若香」,這與他居住的明月洞何其相似!
清光緒八年(1881年),縣人在明月洞的鄜粱山上修建書院,特地在書院旁邊建了三閭大夫廟,《漵浦縣誌》裏是這樣記載的:「更於其地之南,建三閭大夫廟,其後廳曰懷忠書屋,曰求志草堂。」
「安知鄜山漵水間不有偉人奇士應運而生?展雄略,宏遠謨,為天壤間建不朽功業,無負山川鍾毓之靈者乎!」
當年《建修鄜梁書院記》裏的這段話,成了有力的預言。
此後的百年間,漵浦應運而生了眾多的偉人奇士,更奇的是,中國第一任《辭海》主編舒新城、湖南省作家協會主席王躍文就誕生在鹿鳴山附近。原湖南省作家協會主席孫健忠也是從漵浦走出去的。
清代《漵浦縣誌》上有詩讚道:
《離騷》著成後,此地賦才多。
一句「《離騷》著成後,此地賦才多」。說明《離騷》就是在明月洞所寫。

四、漵浦的巫風儺韻催生了光耀千古的嶄新文體《楚辭》

屈原到達漵浦時,漵浦的巫儺(讀螺)文化己到了鼎盛時期。村村演劇,村村祭祀,巫儺的鑼鼓嗩喇聲,晝夜不息,響徹了漵浦的上空。

巫儺文化極富原始野性。人們在巫覡(讀希)的帶領下,在鼓鑼樂器聲中,在狂野的歌舞中請神、敬神、祈神、娛神、謝神、送神,以求得神衹的高興而顯靈。這種融歌、舞、劇、畫、神話、咒語為一體的巫事禮儀活動,通常在野外舉行,與天地自然融為一體,如火如湯,如醉如狂,虔誠而蠻野,熱烈而謹嚴。

在遠古社會,部落首領和帝王重臣往往都是最大的巫司,屈原就是楚國的大巫司,曾一度擔任過楚懷王的巫祝官。對巫儺文化情有獨鐘的屈原,來到漵浦後,正是漵浦濃郁的巫風儺韻深深吸引了屈原,使他鬱悶愁沸的內心得以排遣,從而能夠長時間的定居下來。在瀰漫着濃厚巫風儺韻的漵浦,屈原「度過了十幾年文學生活」(梁啓超語)。

巫儺的祭詞打破了此前《詩經》四言詩的格式,也打破了《詩經》固有的模式。《詩經》三百篇,篇篇都非常短小。唯有巫儺的祭歌不受此限,巫師們大概是受到神靈的啟發,在巫歌的創作上可以天馬行空,隨心所欲,揮灑自若。也許,這些負責與神靈溝通的巫師們,他們覺得不這樣,似乎不能打動高高在上、神通廣大的神靈,因而寫起祭歌來,幾乎到了無限止的地步。什麼三皇五典,什麼《國風》《韶樂》,都不過是小菜一碟。他們想怎麼寫就怎麼寫。於是,長達838行的《梳解歌》、660行的《度關歌》、518行的《上馬歌》、367行的《翻案歌》、更有長達一萬多行的《苗族古歌》,盡行問世,四處傳唱,而且成了巫儺祭祀活動的必唱曲目。往往一個祭祀活動,比如超度亡靈,依照編排好的曲目,全部唱完,往往要三天三夜,連巫師自己都被折騰得筋疲力盡,而巫師們照樣趨之若騖,樂此不疲。
巫儺的祭歌語句長短不齊,活潑跳躍,有着極大的自由隨意性,並具有了極強的敘事功能,更能表達人的複雜情感和重大事件。 動輒就是數百行的巫歌,敘事豐富,想像奇特,幻想詭譎,上天入地,天羅萬象,汪洋恣肆,縱情傾瀉,而且句式長短交錯,極富節奏;行雲流水,一唱三嘆;雄壯處,千軍萬馬,天兵神將;金鼓伴奏,氣氛悲壯。巫歌可稱得上是我國最早的自由詩,也是上古時期的現代派詩。

天長日久,屈原從漵浦的巫儺唱詞中爆發靈感,仿如電光一閃,靈感突現,如果採用巫歌的形式,傾訴和抒寫自己的忠貞和冤屈、愁苦和哀怨、抱負和志向,豈不是最好的表現形式嗎?!

屈原一下從漵浦的巫儺唱詞裏找到了一種不受任何局限,汪洋姿肆,揮灑自如的最佳表現形式,從而創造了一種嶄新的文體一一楚辭,開創了前無古人、獨樹一幟的浪漫主義詩歌的先河。《離騷》、《天問》、《九歌》,這些至今無人超越的千古詩篇,煌煌辭章,便在漵浦這塊神奇的土地上連連問世。

漵浦的巫風儺韻孕育和催生了光耀千古的藝術奇葩《楚辭》,更成就了作為偉大詩人的屈原。

如果說,巫儺唱詞是中國最早的現代派詩歌,那麼屈原獨創的騷體詩則是中國最早的文人現代派詩。

是漵浦成就了偉大詩人屈原!
足見漵浦在屈原一生中有着何等舉足輕重的份量。

五、神奇的漵浦山水激發了屈原浪漫奔放的文思

品賞曲賦,字裏行間,無不滲透着南楚大地神妙的煙雨霧嵐,奔瀉着湍激的瀑布澗流,噴射出奇幻的雲霓霞彩,迴蕩着狂野的巫風儺韻。

縱觀屈原到過的地方,唯有他的棲息之地漵浦完全具有這種客觀條件。深林冥冥,猿狖所居,山峻蔽日,幽晦多雨,霰雪無垠,雲霧霏霏。更有那深不可測的江潭,鬼斧神工的山洞,令人激起奇妙的遐想。屈原的筆下,似乎只有漵浦的山水才有這等的奇妙神秘和瑰怪之觀。

入漵浦余儃徊兮,
迷不知吾所如。
深林杳以冥冥兮,
乃猿狖之所居。
山峻高以蔽日兮,
下幽晦以多雨。
霰雪紛其無垠兮,
雲霏霏而承宇。
一一屈原《涉江》

請問,屈原兩次流放,經過那麼多的地方,除了漵浦,又有哪個地方的山水被他如此濃墨重彩地描繪過?沒有!即使他出生的秭歸和投江的汩羅,也沒有享受到如此殊榮。只有漵浦詭異靈秀的自然山水才使三閭大夫如此鍾情,如此迷戀。

身處這樣古木森森、雲纏霧繞的深山之中,耳聞野獸的吼叫和鳥雀的鳴囀,目睹蛟龍的出沒和山水的暴漲,恍如到了神界仙地,最易使人與神奇的大自然溝通,在心靈上與神靈連結,生出無限的神秘玄想和思古的幽情。所以說,是漵浦奇妙神秘的山水和雄麗瑰怪的風情激發了詩人玄妙的靈感和魔幻的遐想,最終成就了華彩絕倫、意象萬千的千古絕唱一一《離騷》《涉江》《天問》《九歌》。

屈原在詩中點明《天問》是在明月洞中所寫。
其實,屈原也象在《離騷》中一樣,在《天問》的結尾處透露了一點玄機,點出了寫作的地方,只是千百年來被人們忽略了。《天問》的結尾是這樣的:
時已黃昏一片雷鳴閃電,
我要回去了又何必生此憂愁?
他既喪失了自已的尊嚴,
天帝還能對他有何要求?
隱伏荒野棲居岩洞,
對國事還有什麼話可講?
屈原寫明了他當時在寺廟裏面對壁畫向天呵問時,正是黃昏,他準備返回居住的岩洞,又碰上暴雨雷電。請注意詩中「伏匿穴處」四個字!我們再搜索一下,屈原兩次流放,在何時何地居住過洞穴?別的地方沒有記載,只有在漵浦住過明月洞。如此明白,只差沒有寫上「漵浦」二字了。

早在古代,就有不少研究屈原的專門家說過,《天問》、《山鬼》與《涉江》所寫漵浦的環境是同一個地方,描寫的景色何其相似。

《山鬼》中描寫的景色是:「杳冥冥兮羌晝晦,東風飄兮神靈雨。……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鳴。」這與《涉江》裏描寫漵浦的景色一模一樣:「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猿狖之所居。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而多雨。霰雪紛其無垠兮,雲靡靡而承宇。」從兩種環境的描寫,足可以征明《山鬼》寫於漵浦明月洞,也足以說明「山鬼」寫的就是作者自已。
俞平伯先生也曾指出:《山鬼》、《天問》、《涉江》三首詩里的景物描寫,「寫景陰森逼人,完全相似,若無真實的生活,恐不容易寫到這樣。所以我相信『九歌』也是屈原晚年被放沅湘間所作。」

虞愚先生更是認為,「《山鬼》中描寫辰沅的景色……與《涉江》寫漵浦的景色……可以說是表裏相映的了。」

清代丁晏看出了《天問》其中的玄機,發現了這個秘密,他在其專著《天問箋》中寫道:「薄暮雷電,正呵問之時也。《山鬼》云: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鳴;風颯颯兮木蕭蕭,思公子兮徒離憂。」

既然前輩專家己看出《涉江》、《山鬼》、《天問》裏描寫的環境是同一個地方,那麼,這個地方無疑就是漵浦的明月洞了。換句話說,《天問》就是在漵浦明月洞創作的。
屈原在長達17年的流放中,大多是在漵浦度過的,他的26首詩篇大多也是在漵浦創作的。正是在漵浦這塊神奇的土地上,屈原從而完成了從政治家到詩人的角色轉換,一躍成為我國浪漫主義詩歌的開山鼻祖,也成為我國第一個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並一躍成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漵浦因而被專家學者譽為「楚辭的源頭,屈原文化的搖籃」。

「盧峰香草地,漵水桔花天」。屈原濃墨重彩地描繪了漵浦神奇的秀山美水,璀璨的流風民俗,傾注了詩人無限的戀情。漵浦山水草木,因為屈原的眷戀和描繪,蘊涵了高雅的文化品位,恢宏的歷史底蘊,迷人的楚風騷韻。

1978年,以《歌德巴赫猜想》而享譽文壇的大作家徐遲,前往雲南採訪,列車路過漵浦,他注視着窗外,對助手深情地說:「多美的地方呵!如是白天,可看見到『深林杳以冥冥兮』。以後一定要來漵浦好好看看。」

從漵浦思蒙小學走出去的著名作家、原湖南省作家協會主席孫健忠,滿懷激情,為漵浦揮毫題詞: 「存屈子英魂,發楚地雄風。」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國屈原學會第一任會長、著名屈學專家湯炳正先生來到漵浦,深情說道:「我對漵浦是有特殊感情的,進入漵浦地域,在思想意識上進入了一個更高的境界,仿佛時時都能看到屈原彷徨的偉大身影。」

流放之地的漵浦,最終成了屈原浪漫璀璨的詩和遠方!

作者介紹:舒新宇 2021年6月12日於漵浦 作者舒新宇,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國家二級作家、中國屈原學會理事、湖南省屈原學會理事、漵浦屈原學會會長,學術著作《破解屈原漵浦之謎》,全書25萬字,2007年由東方出版社向國內外公開出版發行。這是我國第一部探討屈原流放漵浦的學術專著,被專家學者譽為「填補屈學研究空白之作」。該書一上市,80多家網絡媒體紛紛推介此書,很快登上了亞馬遜網圖書排行榜,進入人物傳記類一百強,排名73位,短期內銷售一空。隨後出版社又出了精裝本。香港三聯書店也出版了該書。作者因此也登上了國際楚辭學術研討會的講台。應導演之約,作者已根據該書改編成電影劇本《屈原的詩和遠方》。由他編劇的36集電視連續劇《向警予》最近在央視8、央視1播出,影響空前。

溆浦:屈原的诗和远方
(2019年10月作者舒新宇在汨羅參加中國屈原學會年會暨國際楚辭學術研討會留影)

(來源:雪峰山旅遊)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