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釉下彩瓷是中国传统的陶瓷装饰艺术,尤其是醴陵出产的釉下彩瓷,在世界享有很高的声誉。陶瓷釉下绘画是指用色料在已成型晾干的素坯(即半成品)上绘制各种纹饰,然后罩以白色透明釉或者其他浅色面釉,一次烧成。当泥胚、色料与釉浆一道在1380摄氏度的高温下烧制后,图案会被一层透明的釉膜覆盖,表面光亮柔和、平滑不凸出,显得晶莹透亮。在这样的工艺中,对绘画技法也提出了独特的要求。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旅湘台湾艺术家关兰及其先生

在一幢80年代留存至今的二层高的红砖建筑里,循着没有扶手的楼梯拾级而上,记者探寻到了旅湘台湾艺术家关兰的工作室。这位把传统的青花与荷兰几何抽象画派先驱蒙德里安画作结合起来的艺术家正隐居在二楼的“陋室”里专心创作。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正在创作的关兰

出生于香港,就读于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行走在两岸三地多年,当关兰遇到了色釉,发现了让艺术创作更加丰满的途径,成为她蛰居醴陵致力“再造经典”的原因。在醴陵的5年里,这位为醴陵釉下绘画已打开多重新创作方向的“大师”,却并不是一位得到了相关机构证明文件佐证的大师,只是一位被口耳相传技艺精湛,为人低调的世外“大师”。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当青花遇见蒙德里安系列作品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当青花遇见蒙德里安系列作品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当青花遇见蒙德里安系列作品

据了解,早年就读于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的关兰同时接受过中西方美术的系统学习。既深入掌握了传统中国花鸟画的技法,又对西方现代抽象艺术进行了深入研究。在醴陵瓷谷展出的《当青花遇见蒙德里安》系列正是关兰对两种艺术表现形式的思考后在创作。最终诞生了以黑线条划分块面,以红黄蓝色块作辅助画面,在白地上用传统青花表现手法予以点题的作品。这种融合中西的创作手法让青花瓷一下子焕发出崭新的面貌,呈现出艺术当随时代发展的特性。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关兰作品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关兰作品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关兰作品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关兰作品

关兰出生于艺术世家,父亲关保民是广东隔山画派的主要传承人,并与岭南画派大师关山月为同宗,是关兰的二伯,关兰的绘画也曾受到他的指点。在父亲的熏陶下关兰早已与陶瓷结下缘分,至今珍藏着父亲创作的瓷瓶。

来到醴陵后,关兰在扎实的绘画基础上,结合釉下彩的工艺表现特点,创作出神形兼备的锦鲤。但她并不满足于此,在尝试将釉浆点堆在锦鲤的鳞片上时,意外发现了隐约的立体感,并由此关注到色釉的特质,将其引入锦鲤的头和鳞片,不仅丰富了锦鲤的色彩和层次,同时也进一步增加了画面的立体感。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关兰作品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关兰作品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关兰作品

从此打开了更加丰富的陶瓷绘画创作道路。堆白工艺创作的石榴籽微凸,色彩鲜嫩,显露水灵的质感。用颜色釉绘制的花瓣和蝴蝶羽翅,具有强烈的感染力。用色釉的特质与醴陵传统的工艺相结合,表达出鲜明的艺术风格,业内人士称,她在“题材内容和表现手法上都丰富了醴陵釉下五彩的创作体系”。

台湾艺术家关兰在瓷瓶上的“中西文化”完美演绎

越来越开放的“五彩醴陵”正以她的艺术胸襟吸引着世界艺术爱好者的关注,也以她的艺术底蕴涵养着一批一批艺术大家。走进醴陵,一扇绚烂多姿的艺术大门也正在为你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