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委書記倡導「外學華為、內學長沙」到底學什麼?

導語:關於長沙高質量發展的新聞觀察,人民日報、新湖南、香港商報、時刻、和訊網、長沙觀察刊發後,引起湖南政界、企業界強烈反響。

在7月29日召開的全省產業項目建設推進現場觀摩會上,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向參會的各市州黨政主要負責同志、分管副市(州)長,各縣市區委書記(縣市區長)說,推進產業建設,就要「外學華為、內學長沙」。

1、何為「外學華為」?

杜家毫在會上闡釋,面對今年以來美國的極限施壓,華為不僅沒有倒下去,反而愈挫愈勇。成功的關鍵就是堅持自力更生、自主創新,重視基礎研究和技術攻關,在研發投入上不計成本、不圖一時,掌握了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堅持以人為本、聚才引才,從全球範圍廣泛搜羅引進尖端人才;堅持抱團取暖、開放合作,積極參與全球產業分工,同產業鏈上下游形成了利益共同體;堅持居安思危、未雨綢繆,始終保持強烈憂患意識,富有遠見地布局實施「備胎」計劃,等等。觀潮君查閱了相關資料,華為曾出過一本書,書名叫《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這本書主要講述了華為的發展史,存在怎樣的危機,如何管理華為等有關內容。

任正非無疑是一個永遠的危機意識者,一部華為發展史,其實就是一部「危機管理史」,與此同時,還是一部「自我批判史」。華為的成功在於核心價值觀的堅守與勝利,但核心價值觀的維持,依靠的則是自我批判精神。危機與恐懼推動自我批判,也因此造就了偉大。

2、何謂長沙經驗?

杜家毫書記總結了兩條:一條是思路對頭,抓住產業鏈建設不放,精細謀劃、精準發力;另一條就是幹部能幹,在抓園區建設、產業建設中有一批肯幹事、會幹事、能幹事的幹部,並形成一整套推動項目建設、促進產業發展的行之有效的機制。會上,杜家毫希望全體與會人員認真向這兩個「標桿」學習,用心用腦、精準精細抓好產業建設,推動全省高質量發展。

那麼,長沙有哪些經驗值得借鑒?長沙既不靠邊、又不沿海,並沒有「天然」優勢,那麼長沙經驗的「秘訣」又在哪?

在比勒陀利亞南非運輸集團工廠組裝車間內待組裝的中國機車

一是緊緊拽住國家戰略發展機遇的「窗口期」。

從「一帶一路」到長江經濟帶,從中部崛起到粵港澳大灣區,曾經不東不西的長沙「左右逢源」,抓住基礎設施建設的機遇,成為裝備製造業的重要基地。在裝備製造的細分領域,長沙其實就是全球裝備製造的「一線城市」。從研發到製造,從人才到資本,裝備製造業最優質的「要素」都在長沙聚集。無論是首都新機場,還是全球的高鐵建設工地,從雄安新區,到長三角、珠三角,長沙裝備製造業的「基因」無處不在。2018年,長沙工程機械產業發展的成績單格外耀眼:整體產值達1660億元,全球工程機械50強有4強在長沙,全國前5強中長沙佔據三席。今年5月15日—18日舉辦的長沙2019國際工程機械展覽會,有1150家中外企業參展,囊括了24家全球工程機械50強主機企業、14家世界500強配套件企業,國際展商比重超過22%,現場訂單和採購金額超過200億元。「世界工程機械之都」,長沙已具備潛質。

二是長沙房價平穩,成了聚集「全要素」的「窪地」。

當許多城市靠「拼」土地資源,患上土地財政依賴症的時候,長沙市保持了「產業興城」謀發展的定力,抵擋住了「土地財政」的誘惑,沒有被房地產綁架。去年以來的反炒房攻堅戰,讓長沙成為全國房地產調控政策最嚴的城市。據數據統計,2019年3月長沙平均房價只有11011元,排名全國第61位。可以說,長沙是少有的產業上去了,房價卻依然平穩的城市。長沙的經驗表明,招商引資、產業發展、人才引入,要力求聚焦城市最需要的要素,將產業做深、做長、做實。從近三年看,長沙城市凈增人口分別為21.34萬、27.29萬、23.66萬,充分體現了低房價的吸引力,也給這座城市注入了創新創業的發展活力。

三是將智能製造作為統領產業轉型升級的「主抓手」。

長沙的製造業有基礎、有優勢,有潛力。決策者保持定力、持續發力,在「打造國家智能製造中心」上着力,明確提出「三智一自主」(智能裝備、智能網聯汽車、智能終端和自主可控及信息安全)作為長沙智能製造的發展方向,藉助速度的力量、資本的力量、市場的力量,搶佔產業發展制高點,「智造」之城呼之欲出。首先是「擴面」, 600家智能製造試點企業;其次是「深耕」,將智能製造與工業互聯網、智能駕駛、5G等先進技術結合,拓展應用場景;第三是有融合,構建融合的產業生態。通過這樣的「定力」,長沙實現了加快新舊動能的平穩轉換,這是長沙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點」,即堅持以智能製造為引領,以產業鏈建設為抓手,推動製造之變、工廠之變、智能蝶變,帶動產業結構的優化和產業效益的提升,實現「長沙製造」向「長沙智造」的升級。最關鍵是,實現了全要素生產率的提高,促進了創新鏈和產業鏈、金融鏈、人才鏈、政策鏈等的完美融合,有效支撐長沙經濟的高質量發展。2017年底,長沙梳理出22條新興和優勢產業鏈,每條產業鏈由一位市領導擔任「鏈長」,形成了一個「鏈長群」。針對產業鏈的關鍵、薄弱和缺失環節建鏈、補鏈、強鏈、延鏈。有一個實例,很能說明問題。3年前,一個智能網聯汽車測試區在湘江新區破土動工,如今已成為國內測試區之最:場景類型最多、測試道路里程最長、研發辦公配套最齊全。百度、阿里、中車等智能網聯汽車企業紛至沓來。「鏈」就是這樣「構架」出來的。過去一年,測試區已開展700餘場測試,積累了5萬公里測試里程,下一步還將建設車路協同的100公里開放城市道路和100公里智慧高速的測試區域,彰顯智能網聯汽車發展新優勢。

四是互聯網實現「高位逆襲」。

數據顯示,2018年,長沙互聯網發展指數為223,在全國直轄市及省會城市中排名第六,在中部地區排名第一。長沙成為繼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後的移動互聯網產業「第五城」,移動互聯網企業達到2.6萬家,產值突破900億元。而在5年前,長沙的移動互聯網企業總數不超過200家。湘江新區成為中國移動互聯網產業發展的「磁場」聚集區,長沙成為中國互聯網產業的「高地」。這樣一部「大片」的製作速度是驚人的,湘江新區移動互聯網產業持續保持每年100%以上的高位增長,平均每天就有四五家互聯網企業註冊。今年4月份舉辦的2019互聯網嶽麓峰會,吸引了近300名互聯網及IT業界大咖、50多家投融資機構代表、50餘名高等院校科研機構及專家代表參會,參加人數超3萬人。「冬有烏鎮、春有嶽麓」,成為長沙的一張靚麗名片。

五是「中國芯」在長沙有了完整產業鏈。

「鏈長群」在「中國芯」產業鏈上,也有不凡表現。長沙在算法、芯片、軟件、商密系統等形成了完整產業鏈條。在產業鏈上游核心元器件和操作系統上,以國防科技大學、景嘉微、國科微等為代表在CPU、GPU、DSP等核心高端芯片研發設計方面居於全國領先地位。在中游整機及終端領域,中國長城作為中國電子網信產業的主力軍,已經全面具備了從設計、研發、驗證到生產自主可控整機和服務器的能力,在多個重要國產化替代項目中試點應用並佔據市場主導地位。在下游系統集成及應用領域,盛鼎科技、中育至誠、浩鯨科技、數字政通等商業密碼企業極大地增加了長沙高新區商業密碼產業實力。

馬欄山視頻文創產業園

六是崛起「文創」新高地。

長沙的文創經濟風生水起,形成了「廣電湘軍」「出版湘軍」等一系列品牌。數字經濟時代如何再領風騷?長沙乘着「互聯網+文化」的東風,正在打造新的「引爆點」。3年前,在長沙瀏陽河畔,有一塊不為投資者所動的「城中村」,如今成為了長沙市的「文創高地」,這就是馬欄山視頻文創產業園。「北有中關村,南有馬欄山」,2000多家視頻文化企業註冊落地,躋身首批國家文化和科技融合示範基地,2018年實現產值400億元,成為了湖南文創經濟增長的新增長極。「中國V谷」正在長沙崛起。這變化背後,正是長沙市矢志不移奔向高質量發展的決心。

嶽麓山國家大學科技城規劃效果圖

七是「人才高地」成功「破牆」。

從2017年開始,在湖南省委部署下,長沙開始拆大學城內的「無形之牆」。意在打破思想觀念、行政級別和行業分割「三大圍牆」,推廣「高校+平台」「一校一園」合作模式,建立政府引導、區校共建、市場運作、專業運營的合作機制。中南大學依託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的一項技術,成立了湖南新雲網科技有限公司,在中南大學科技園總部生根發芽。公司致力於自主創新、自主研發,目前已申請國內外專利86項,軟著135件。以「透明計算」技術為基礎,研發生產出可穿戴設備、桌面終端、內外網安全隔離終端、醫療自助終端、智慧手錶、智慧校牌、智慧課桌、智慧黑板等,這些產品在市場得到了廣泛應用。數字顯示,由嶽麓區和中南大學共建的中南大學科技園研發總部開園不到一年,已有150家科技型企業完成工商註冊,27家企業簽訂入駐合同。長沙大學城聚集了29所高等院校,32位「兩院」院士,57個國家、省部級重點實驗室,12萬科技人才,30萬青年學子。拆了「圍牆」之後的嶽麓山大學科技城,成了長沙「科教興城」的窪地。

3、「長沙經驗」彰顯了省會擔當

湖南省委、省政府對長沙的基本定位是省會城市,在高質量發展中強化省會擔當是題中應有之義。近年來,省會擔當四個字,成為長沙的「高頻詞」。長沙既要在全國爭地位,也要在全省作示範,多次獲得了全國文明城市、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等殊榮,也成為湖南創新引領、開放崛起的排頭兵。長沙的決策者,對於新時代進一步體現省會擔當,同樣有深邃的謀劃。湖南省委常委、長沙市委書記胡衡華表示,省會擔當是全方位的,要體現在方方面面,最重要的是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推動黨中央和省委決策部署在長沙落地生根。基於此,長沙率先推進三大攻堅戰、推進長株潭一體化、推進新舊動能轉換、推進高質量發展,用實際行動詮釋了省會該有的「樣子」。長沙市市長鬍忠雄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指出,要把握省會城市這一最基本的定位,牢記使命、不負重託,深度融入「一帶一路」倡議和長江經濟帶等國家戰略,發揮「一帶一部」首位城市優勢,當好創新引領開放崛起的排頭兵。

毫無疑問,長沙高質量發展仍然在路上。對於未來,長沙也成竹在胸。湖南省委常委、長沙市委書記胡衡華強調,長沙高質量發展首先是製造業高質量發展,這個方向堅定不移。突出目標導向,探索構建高質量發展的指標體系,比如把研發與試驗發展(R&D)經費支出佔地區生產總值比重,製造業投資占固定資產投資總額比重作為重要發展目標。突出創新引領,在培育新經濟、新動能上突出「五六七」布局,即聚焦「五大新經濟形態」:數字經濟、智能經濟、綠色經濟、創意經濟、共享經濟;強化「六大技術」攻關: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新能源技術、功能材料技術、信息終端技術、生物基因技術、視頻技術;打造「七大應用場景」:智能網聯汽車、工業互聯網、智慧城市、智慧醫療、移動支付、分享經濟、區塊鏈。突出主體支撐,做強做優市場主體,推動企業「入規、升高、上市」和智能化改造「擴面」。

4、學華為和長沙的意義何在?

面對貿易戰,任正非有一句名言,「我們最重要的還是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美國政府做的事不是我們能左右的」。從中,我們感受到的是自信、是力量,是華為上下團結一心,共克時艱,安心做好「自己的事」的精氣神。

黨的十九大報告作出了「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的重大判斷。值得研究的是,高質量發展,更強調的是質量而非僅僅是速度,強調的是發展而非簡單的增長。華為之所以有「辦好自己的事」的精氣神,正是因為堅定了創新發展、高質量發展的理念。

當今世界不穩定性和不確定性在增加,「黑天鵝」「灰犀牛」也不時冒頭。我國經濟運行也面臨一些新問題、新挑戰。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長沙經濟實現了高質量的「逆襲」,就尤為可貴。2018年長沙市GDP總量突破1.1萬億元,增長8.5%。可以說,長沙是中部崛起發展戰略最為成功的城市。

無論是華為經驗,還是長沙的探索,有兩點共性,那就是:一是堅持干好自己的事,二是堅持創新發展。

從經濟學來分析,華為已不僅僅是一個企業集團。華為成就的是我國戰略新興產業的轉型升級,使我國的創新發展搶佔了制高點。長沙則通過「龍頭企業—產業鏈—產業集群—產業基地」的方式,實施精準發力。推進了產業鏈「補鏈、擴鏈、壯鏈、強鏈」的創新發展,從而進一步優化了產業結構,聚集了創新人才、提供了「要素供給」、做大了產業鏈上「朋友圈」。因此,長沙就有了實現可持續創新的發展底氣和信心。

(來源:港記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