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工资被拖欠四年农民工眼巴巴的盼着资阳市政府能主动作为

怪事:渝蓉高速178亿扣在资阳市政府帐上“睡大觉”

农民工施工和投资方40亿“血汗钱”拖欠四年

2017年未,海内外媒体“聚焦”渝蓉高速“烂尾”背后的原因,数十家媒体纷纷转载《渝蓉高速烂尾7年遭审计署调查,泰邦涉嫌套取19亿贷款》,一天之内阅读量超过百万。又是一年年关将至,渝蓉高速农民工欠薪、供应商欠款和合法投资人权益近40亿元谁来补偿?资阳市政府收到的前期已完工程中标款178.48亿元为何长期在帐上“睡大觉”?农民工眼巴巴盼着何时拿到自己的血汗钱?泰邦公司套取19亿元贷款的查处结果如何?带着公众密切关注的问题,记者展开了调查。

血汗工资被拖欠四年 农民工眼巴巴的盼着资阳市政府能主动作为

一、178亿中标款的“来龙去脉” 

据中国公路网、澎湃新闻网等媒体报道,2009年9月21日,四川省副省长王宁在四川简阳市养马镇施工工地隆重宣布渝蓉高速公路(原名“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BOT项目开工。泰邦基建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邦公司”)董事长黎康新等出席开工仪式。本项目计划于2012年建成通车,因泰邦公司资本金不到位,套取转移建设资金,2014年9月全线停工。2016年1月19日政府收回项目特许经营权。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4月,资阳市政府凭借项目已完工程,以178亿元为底价重新招标,中电建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电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组成联合体(以下合称“中电建”)报价178.48亿元获得特许经营权。

据知情者介绍,中电建已向资阳市政府支付178.48亿元,政府每月“坐收”存款利息近亿元。按照有关法规和政策,这笔款项应当主要用于前期已完工工程投资补偿和债务清偿。但是,由于政府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和“乱作为”,导致资阳市政府成为渝蓉高速系列诉讼案件的被告和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

二、农民工讨薪成了“老大难”问题 

“原本以为资阳市政府收到178.48亿元后,解决农民工欠薪有了希望。但是,问题至今未能解决。”讨薪农民工对记者说。为此,十九大期间,多家海内外媒体向十九大代表、资阳市委书记周喜安提出采访申请,周代表仅以书面形式答非所问,对资阳的投资环境自我“夸奖”了一番,“回答”了记者提问。 

记者了解到,自2014年9月至今,每逢年节,渝蓉高速讨薪讨欠群体事件此起彼伏,颇令政府头痛。2017年10月23日,资阳市政府与前期已完工工程施工方签订《借款协议》,以“借款并支付利息”方式,从收取的178.48亿元中拿出2.3亿元,用以平息农民工讨薪事件,此后便再无解决问题的实际行动了。因此,农民工和材料供应商讨薪讨欠已成为资阳市的一个“老大难”问题。

三、生效法律文书在资阳市成了“一纸空文” 

“由于在资阳市政府重新招标前,既未评估渝蓉高速公路已完工程实际价值,也未清理原项目公司债权债务,因而导致设定的底价178亿元远不足以涵盖实际到位的资本金和银行贷款本金及利息。” 生效仲裁裁决确认的渝蓉高速公路前期已完工工程投资人说。

记者查阅2015年6月2日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关于加快推进成安渝高速公路建设的情况汇报》、《深圳仲裁委员会裁决书》(深仲裁字[2016]241号)和有关工程结算文件发现,截至2014年12月31日项目停工时,全线路基、桥梁、隧道等巳基本完成,累计完成投资167.87亿元,占概算总投资的85.79%,银行贷款到位累计125.3亿元。截止2016年1月19日政府收回特许经营权时,除了龙浩集团实际投入的15.94亿元和银行贷款125.3亿元,其余26亿多元均为施工方垫款,泰邦公司几乎分文未投。

记者了解到,2016年7月14日,资阳市政府动用“公权力”驱逐已完工程留守民工,“保护”中电建抢占施工现场,并在工程监理缺位的情况下仓促覆盖了已完工工程面。2018年1月2日,在既未对前期已完工工工程投资人予以任何补偿,也未依法取得前期已完工程资料的情况下,渝蓉高速公路开始收费。据有关专家测算,渝蓉高速公路通车时的估值300亿元以上。政府收回特许经营权时已完工的86%工程价值达260亿元以上。

人们不禁要问,在渝蓉高速公路建设项目中,泰邦违法套取转移银行贷款19亿元发“诈骗财”,资阳市政府向中电建“贱卖”前期已完工工程发“民难财”,农民工、材料商和合法投资人近40亿元“血汗钱”谁来补偿?

四、泰邦涉嫌套取银行贷款和虚假仲裁28亿 

记者查阅文件发现,2015年末,审计署向四川省人民政府发布审计报告(审成特办函[2015]135号)。审计查明,泰邦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黎康新在渝蓉高速公路BOT项目中,虚报净资产27亿造假中标,并釆取编造虚假“材料采购合同”和“三方债务承接协议”等手段,套取建设资金19.2亿元转移至黎康新实际控制的壳公司或个人帐户。审计建议,地方政府对项目资金进行全面清理,督促收回转移挪用的资金,依法追究有关国家工作人员违规操作责任,并对涉嫌犯罪人员移送司法处理。

两年过去了,地方政府既没有对项目资金进行全面清理,督促收回转移梛用的资金,也没有依法查处有关国家工作人员违规操作责仼,个中原因,令人费解。

“随着时间拖延,资阳市政府收取的中标价178.48亿元已越来越掩盖不了渝蓉高速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和巨大债务黑洞。”当地政府官员忧心忡忡地说。 

随着2018年春节临近,为确保春节前农民工工资按时足额发放,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会同解决企业拖欠工资问题部际联席会议各成员单位联合下发通知,决定在春节前,以工程建设领域和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为重点,在全国组织开展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专项检查。为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营造浓厚舆论氛围,注重发挥宣传舆论的教育警示作用。对此,资阳市政府该如何作为?人们将拭目以待。

血汗工资被拖欠四年 农民工眼巴巴的盼着资阳市政府能主动作为
血汗工资被拖欠四年 农民工眼巴巴的盼着资阳市政府能主动作为
血汗工资被拖欠四年 农民工眼巴巴的盼着资阳市政府能主动作为
血汗工资被拖欠四年 农民工眼巴巴的盼着资阳市政府能主动作为